返回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理论探索

校园文化:是风,是水,还是石?

时间:2017-04-26来源:河南科技报-经济周刊作者:王淦生

  我的一位同事前些时候在报上发了篇短文——《追求似水的校园文化》。将校园文化喻之为“水”,大概是因为水能滴穿顽石,水能激浊扬清,水能于潜移默化中滋润万物吧。自然,水的灵动飘逸、以柔克刚历来为众多文人墨客、哲人智者所推崇(所谓“智者乐水”是也);可它毕竟是“丰若有肌,柔若无骨”,来有影而去无踪,一旦流逝,剩下的便只能是给人无限沧桑之感的无尽的沙砾和风化的碎石。在我的心目中,文化似乎更应当是一种固态的积淀,是人类坚如磐石的精神根基。尤其作为“人类精神的摇篮”的学校,一种厚厚的文化积淀、一股酽酽的文化氛围应当成为孩子们成长过程中必备的心灵滋补品。水,也许能够净化他们的心灵,可要使他们的内心充实精神丰盈,恐怕还需要一种更为实在的东西。

  追溯起我们的校园文化,曾经有一阵是很像“风”的。学校完完全全成了社会“感应的神经”:社会上一有风吹草动,“校园文化”(其实说“文化”实在是委屈了这个词儿)便如影随形望风披靡。上面传达个“五七指示”,学校转眼间便成了小农场大作坊;上面要求“开门办学”,孩子们便立刻打起背包上山下乡进工厂驻边防……如我一般年龄稍长者大概都曾领略过上述完全被政治所取代的“校园文化”的滋味。自然,这些都发生在“文化”被“大革命”的荒唐岁月,不说也罢。不过,如果你以为随着文革的寿终正寝这种“风派文化”便会在校园中销声匿迹,则又未免过于天真了。因为即便时至今日,不少校园的“当政者”还是以一味迎合作为一种生存哲学——迎合上峰,迎合家长,迎合瞬息万变的新闻舆论……诚然,学校必须适应时代,顺应潮流,但如果一味以媚上、媚俗为己任则未免沦落到了世故势利的“学商”层次,这与学校这一人类精神文明薪火相传的驿站的责任与操守实在是相去甚远。别的不谈,就看学校的“校训”,有多少不是跟风之作、趋时之作,甚至一任校长换一套的“即时贴”?一校之训都可以日新月异,你还指望校园里能有什么恒定的东西?

  说这样的“校园文化”像风,似乎更像水,因为这种“文化”往往多是以“浪潮”的形式出现的。中国教育界称得上是一块“波澜壮阔”之地,其领地内常常是一浪高过一浪,前浪止而后浪又至。就说这最近的30多年间,先是狠抓教育质量,夺回文革十年的亏空,举国上下便齐心协力拿着学生当机器,一味狠压猛榨,将应试教育发展到了极致,以至需官方出面叫停;然后是大力提倡“素质教育”,“应试教育”便一夜之间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过街老鼠,成了一只容纳教育界一切失误与弊端的箩筐;而在所谓“素质教育”的浪潮下,应试教育却依然暗流涌动,欲罢难舍,生命力奇强。而今教育界又唱响“教学改革”的高歌,大凡教师,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侃上几句教改的价值及意义,玩几套改革的新花样,可回到课堂中,多数先生却是依然故我,新瓶装陈酒,一任老调子在孩子们的耳边、心头荡漾。

  原本说的是“校园文化”,谈话间却似乎偏离了话题。事实上,那些在“风浪”中飘摇的校园里,实在是难有真正称得上“文化”的东西诞生的。有的只是“一窝蜂”,只是“赶浪潮”,只是亡命似的追波逐流。而在这样的学校,欲以浓郁的校园文化来净化孩子们的心灵,陶冶其情操,恐怕也只能是一种善良的愿望,潜移默化出的倒极有可能是一颗颗浮躁的心。这就不能不让人想起有百年办校史的北大、清华来。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百年校训、北大“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育人方针成为贯穿这两所学校办学历史的红线。正是一代代清华人、北大人在上述思想的熏陶下,和衷共济共同努力,形成了这两所校园丰厚的文化积淀,奠定了其磐石般的文化根基,使之成为亿万中华学子心目中的圣地。人们常将大学称为“象牙塔”,撇开其“脱离现实”这层贬义,我倒觉得实在是颂扬一所学校摒弃利欲杂念、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绝妙赞辞。如果这座“象牙宝塔”能够滤尽世间贪图富贵之欲,平复人们追名逐利之念,还学子们一颗趋善求真之心,那真是我们求之不得的。

  文化不是茶,越新越香;文化是一杯酒,愈陈愈显示出她恒久的甘醇和无尽的魅力。我们一边享用着前人给我们创造的一切,同时又为我们的后人创造、积淀着。细想想,学校作为传承人类文化的“书香门第”,我们这些固守校园者需要努力去做的实在太多了。(作者系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

在线读报
2017-08-14

往期回顾:

新闻热线